373年

编辑:阅历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5 13:54:02
编辑 锁定
王镇恶的祖父是前秦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王猛。王镇恶的父亲王休,曾为河东太守王镇恶出生于公元373年6月11日,阴历是宁康元年(373年)五月初五
在公元373年建制兴县,因地处潼川府之南而得名。幅员面积1583平方公里,属盆地浅丘地区,气候怡人,四季分明,海拔在300—450米之间,相对高度多数在50-100米之间,平坝较多。年均气温17.9℃,年均降雨量990毫米。涪江、琼江横贯县境,天然气储量在300亿立方米。
中文名
373年
类    型
公元纪年
天    干
癸酉年(鸡年
历史记载
桓温入朝

373年纪年

编辑
癸酉鸡年);
东晋宁康元年
前凉升平十七年
代国建国三十六年
前秦建元九年

373年大事

编辑
王镇恶的祖父是前秦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王猛。王镇恶的父亲王休,曾为河东太守王镇恶出生于公元373年6月11日,阴历是宁康元年(373年)五月初五
在公元373年建制兴县,因地处潼川府之南而得名。幅员面积1583平方公里,属盆地浅丘地区,气候怡人,四季分明,海拔在300—450米之间,相对高度多数在50-100米之间,平坝较多。年均气温17.9℃,年均降雨量990毫米。涪江、琼江横贯县境,天然气储量在300亿立方米。

373年本年年表

编辑
事件
东晋 谢安宁康元年(公元373年)二月,亲率大军,杀气腾腾地回兵京师,向谢安,王坦之问罪,并欲趁机扫平京城,改朝换代。眼见朝廷上下,人心惶惶,新帝司马曜也不得不下诏让吏部尚书谢安和侍中王坦之到新亭迎接桓温王坦之早就听人说桓温此次来就是要杀他和谢安,所以非常害怕。他让谢安拿主意,谢安镇定自若而又十分郑重地告诉他:“晋朝的危亡,全看我俩此行了。”
位不到一年的简文帝就在忧惧中死去,太子司马曜即位,是为孝武帝。原来满心期待着简文帝临终前会把皇位禅让给自己的桓温大失所望,便以进京祭奠简文帝为由,于宁康元年(373)二月率军来到建康城外,准备杀大臣以立成。他在新亭预先埋伏了兵士,下令召见谢安和王坦之
公元373年,太一神殿大门千年一次再度打开的日子,慕容诗再见桓远之的日子(此时间按照计算得来,感觉有些剧情BUG)。这个估计还要后点发生,因为会造成历史上同时出现两把轩辕剑,所以估计在桃园后面发生,轩辕剑也回归人间界。
公元373年,罗马皇帝派遣骑兵长官提奥多西带兵前来镇压。经过几次血战,未分胜负,只是由于某部落的叛卖,费里姆才战败身亡,起义被镇压了下去。
人物 孝武帝司马曜, 公元373年即位。为张贵人所弑,年35岁。
圣奥古斯丁于公元373年转信摩尼教。他学习了修辞学、辩证法、几何学、音乐和数学。他还希望依照他父亲对他的期望,去学习法律,并且因为他语言上的天赋,他想进入律师行业。然而命运却在此时发生了转折:因为他才开始学习法律,他的父亲就去世了。如果不是因为塔迦斯特中产阶级雇主罗马尼亚努的资助,他的未来就会很快受到来自于经济上的威胁。

373年历史记载

编辑
桓温入朝
东晋大司马桓温咸安二年(372)七月以来,一直拒绝入朝。直到宁康元年(373)二月,才到建康朝见孝武帝。二月二十四日,孝武帝下诏,命吏部尚书谢安侍中王坦之出城迎接桓温。当时,建康城内人心惶惶,谣传桓温将要诛杀王坦之谢安二人,然后篡夺帝位,王坦之十分恐惧,谢安却神色不变,说:“晋祚能否存在下去,决定于此行了。”桓温到后,百官拜迎于道帝旁。桓温陈列大量卫兵,宴请朝臣。公卿大臣见此情景都胆战心惊。王坦之吓得汗流不止,衣服湿透,手版也拿倒了。只有谢安从容入席,从定之后,对桓温道:“我听说诸侯如有道义,四邻都是他的守卫,你何必安置如此众多的卫兵呢?”桓温命卫兵撤下,然后与谢安笑谈。郗超桓温谋主,桓温让郗超卧在帐中听谢安谈话。谁知突然刮风将帐揭开,谢安看见帐中的郗超,笑着说:“郗生真可谓入幕之宾。”由于谢安的从容应对,桓温没有发难。当时皇帝幼弱,幸亏谢安王坦之等人效忠,晋朝才得以安宁。桓温入建康后,惩治与卢悚入宫事件有关的人,将尚书陆始交付廷尉审判,免除了桓袐官位,迁毛安之为左卫将军,其他受牵连者很多。不久,桓温得病,在建康停留了十四日,三月七日返回姑孰(今安徽当涂)。
桓温病卒
桓温,字元子,谯国龙亢(今安徽怀远西)人。东晋宣城太子桓彝之子。生于西晋永嘉七年(312)。永和元年(345),任荆州刺史,继庾氏之后执掌长江上游兵权。永和二年(347),率兵西征,灭成汉。后又进攻前秦,入关中,因军粮不足而退回。永和十二年*356),收复洛阳,然后屡请东晋朝廷将都城自康迁回洛阳,但遭到世家大族的反对而未成。太和四年(369),领兵北伐前燕,兵至枋头(今河南浚县西南),因粮运不继,受挫而还。太和六年(371)十一月,听从参军郗超之言,废掉晋帝,改立简文帝,自己以大司马镇姑孰,遥祝制朝政。宁康元年(373)二月,入朝孝武旁,不久,得病返回姑孰。病重期间,派人向朝廷求九锡,因谢安、王坦之的延宕而未成。七月十四日,病卒。
崇德太后临朝摄政
桓温死时,晋孝武帝年方十岁,谢安以天子年幼,欲奏请崇德太后临朝摄政。王彪认为:前代皇帝尚在襁褓中,太后才摄政,并且凡事不能擅自决断,必须征求大臣意见。如今天子将及冠婚,反令从嫂(崇德太后于孝武帝系同辈从嫂)临朝,尤其不妥。”谢安不想委任桓温弟桓冲为辅政,故而愿太后临朝,使自己能够裁决诸事,不受他人掣肘。因此不听王彪之的意见。宁康元年(373)八月,崇德太后临朝摄政。

373年史料记载

编辑
太宗简文皇帝宁康元年(癸酉,公元三七三年)
春,正月,己丑朔,大赦,改元
二月,大司马温来朝。辛巳,诏吏部尚书谢安侍中王坦之迎于新亭。是时,都下人情汹汹,或云欲诛王、谢,因移晋室。坦之甚惧,安神色不变,曰:“晋祚存亡,决于此行。”温既至,百官拜于道侧。温大陈兵卫,延见朝士,有位望者皆战慑失色,坦之流汗沾衣,倒执手版。安从容就席,坐定,谓温曰:“安闻诸侯有道,守在四邻,明公何须壁后置人邪!”温笑曰:“正自不能不尔。”遂命左右撤之,与安笑语移日。郗超常为温谋主,安与坦之见温,温使超卧帐中听其言。风动帐开,安笑曰:“郗生可谓入幕之宾矣。”时天子幼弱,外有强臣,安与坦之尽忠辅卫,卒安晋室。
温治卢悚入宫事,收尚书陆始付廷尉,免桓秘官,连坐者甚众;迁毛安之为右卫将军,桓秘由是怨温。三月,温有疾,停建康十四日,甲午,还姑孰。
夏,代王什翼犍使燕凤入贡于秦。
秋,七月,己亥,南郡宣武公桓温薨。初,温疾笃,讽朝廷求九锡,屡使人趣之。谢安王坦之故缓其事,使袁宏具草。宏以示王彪之,彪之叹其文辞之美,因曰:“卿固大才,安可以此示人!”谢安见其草,辄改之,由是历旬不就。宏密谋于彪之,彪之曰:“闻彼病日增,亦当不复支久,自可更小迟回。”宏从之。温弟江州刺史冲,问温以谢安、王坦之所任,温曰:“渠等不为汝所处分。”其意以为,己存,彼必不敢立异,死则非冲所制;若害之,无益于冲,更失时望故也。温以世子熙才弱,使冲领其众。于是桓秘与熙弟济谋共杀冲,冲密知之,不敢入。俄顷,温薨,冲先遣力士拘录熙、济而后临丧。秘遂被废弃,熙、济俱徙长沙。诏葬温依汉霍光及安平献王故事。冲称温遗命,以少子玄为嗣,时方五岁,袭封南郡公。
庚戌,加右将军、荆州刺史桓豁征西将军,督荆、杨、雍、交、广五州诸军事。以江州刺史桓冲中军将军都督扬、豫、江三州诸军事、扬、豫二州刺史,镇姑孰;竟陵太守桓石秀为宁远将军、江州刺史,镇寻阳。石秀,豁之子也。冲既代温居任,尽忠王室,或劝冲诛除时望,专执时权,冲不从。始,温在镇,死罪皆专决不请。冲以为生杀之重,当归朝廷,凡大辟皆先上,须报,然后行之。
谢安以天子幼冲,新丧元辅,欲请崇德太后临朝。王彪之曰:“前世人主幼在襁褓,母子一体,故可临朝;太后亦不能决事,要须顾问大臣。今上年出十岁,垂及冠婚,反令从嫂临朝,示人君幼弱,岂所以光扬圣德乎!诸公必欲行此,岂仆所制,所惜者大体耳。”安不欲委任桓冲,故使太后临朝,己得以专献替裁决,遂不从彪之之言。八月,壬子,太后复临朝慑政。
梁州刺史杨亮遣其子广袭仇池,与秦梁州刺史杨安战,广兵败,沮水诸戌皆委城奔溃。亮惧,退守磬险。九月,安进攻汉川。
丙申,以王彪之尚书令谢安为仆射,领吏部,共掌朝政。安每叹曰:“朝廷大事,众所不能决者,以咨王公,无不立决。”
以吴国内史刁彝为徐、兖二州刺史,镇广陵。
冬,秦王坚使益州刺史王统、秘书监朱肜帅卒二万出汉川,前禁将军毛当鹰扬将军徐成帅卒三万出剑门,入寇梁、益;梁州刺史杨亮帅巴獠万馀拒之,战于青谷。亮兵败,奔固西城。肜遂拔汉中。徐成攻剑门,克之。杨安进攻梓潼,梓潼太守周飏固守涪城,遣步骑数千送母、妻自汉水趣江陵,朱肜邀而获之,飏遂降于安。十一月,安克梓潼。荆州刺史桓豁遣江夏相竺瑶救梁、益;瑶闻广汉太守赵长战死,引兵退。益州刺史周仲孙勒兵拒朱肜于绵竹,闻毛当将至成都,仲孙帅骑五千奔于南中。奉遂取梁、益二州,邛、莋、夜郎皆附于秦。秦王坚以杨安为益州牧,镇成都;毛当为州刺史,镇汉中;姚苌宁州刺史,屯垫江;王统为南秦州刺史,镇仇池
秦王坚欲以周飏为尚书郎。飏曰:“蒙晋厚恩,但老母见获,失节于此,母子获全,秦之惠也。虽公侯之贵,不以为荣,况郎官乎!”遂不仕。每见坚,或箕踞而坐,呼为氐贼。尝值元会,仪卫甚盛,坚问之曰:“晋朝元会,与此何如?”飏攘袂厉声曰:“犬羊相聚,何敢比拟天朝!”秦人以飏不逊,屡请杀之,坚待之弥厚。
周仲孙坐失守免官。桓冲冠军将军毛虎生为益州刺史,领建平太守,以虎生子球为梓潼太守。虎生与球代秦,至巴西,以粮乏,退屯巴东。
以侍中王坦之中书令,领丹杨尹。
是岁,鲜卑勃寒寇掠陇右,秦王坚使乞伏司繁讨之。勃寒请降,遂使司繁镇勇士川
有彗星出于尾箕,长十馀丈,经太微,扫东井;自四月始见,及秋冬不灭。秦太史令张孟言于秦王坚曰:“尾、箕,燕分;东井,秦分也。令彗起尾、箕而扫东井,十年之后,燕当灭秦;二十年之后,代当灭燕。慕容?父子兄弟,我之仇敌,而布列朝廷,贵盛莫二,臣窃忧之,宜翦其抱魁桀者,以消天变。”坚不听。
阳平公融上疏曰:“东胡跨据六州,南面称帝,陛下劳师累年,然后得之,本非慕义而来。今陛下亲而幸之,使其父子兄弟森然满朝,执权履职,势倾勋旧。臣愚以为狼虎之心,终不可养,星变如此,愿少留意。”坚报曰:“朕方混六合为一家,视夷狄为赤子。汝宜息虑,勿怀耿介。夫惟修德可以禳灾,苟能内求诸己,何惧外患乎!”
词条标签:
古代史 历史年代 历史 中国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