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年

编辑:阅历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5 13:17:43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司马昱逝世。(公元320~372年),字道万。元帝少子,桓温立他为帝,谥简文帝。在位2年,病死,终年53岁。葬于高平陵(今江苏省江宁县蒋山西南方)。
中文名
372年
农    历
壬申年(猴年
年    份
代国建国三十五年
大    事
司马昱逝世

372年纪年

编辑
壬申猴年);
东晋咸安二年
前凉升平十六年
代国建国三十五年
前秦建元八年

372年本年年表

编辑
大事件 简文帝(司马昱),出生:公元321年--去世:公元372年(在位1年),司马昱,元帝的幼子,初封会稽王,371年,被桓温拥立为帝。在位1年死,时年53岁。
公元372年登基,孝武帝(司马曜),出生:公元352年--去世:公元396年(在位24年)。
高句丽于公元372年设立了"太学",并在地方上设立了传授儒学的私立书院。此种学校在百济建立更早。
出生 业首(公元372至462年),俗姓张,彭城人。当时出家尼众,业首一直以风规峻整,戒行清白,深解大乘,善构妙理而闻名朝野。后来,业首又攻习禅诵,精进不怠,受到宋开国皇帝刘裕的推敬。由于业首的声望,刘义隆在孩提时,曾在她那里进行归依。后来刘义隆登皇帝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宋文帝。也就从此之后,业首自然成了皇帝的归依师,更加名重一时。其时文帝敕她住永安寺,时相问侯,供施不断,极一时的盛况。宋文帝元嘉三年(公元426年),望族王景深老娘范氏,还把名士王坦之的祠堂地盘,慷慨施舍给业首业首获得施地,满心欢喜,鸠工庀材,大兴土木,造了一座颇具气象的寺舍,就是有名的青园寺。青园寺建成以后,业首从原先居住的永安寺,搬进青园寺,大宏佛法。在青园寺的那日日夜夜,业首处处以身作则,身教重于言教。在她的带领下,寺里修持的徒众们,非但刻苦砺行,并且风规整齐,很有气度,声誉明显超过其他尼寺。消息传到宫里,遂使潘贵妃深深赞美道:“首尼弘震佛法,徒众齐肃,甚可敬重!”
逝世 简文帝,名司马昱(公元320~372年),字道万。元帝少子,废帝被废,桓温立他为帝。在位2年,病死,终年53岁。葬于高平陵(今江苏省江宁县蒋山西南方)。东晋简文帝司马昱,初封琅蚜王,后封会稽王桓温于公元371年11月废司马奕后,于同月己酉日立他为帝,改年号为“咸安”。司马昱继位后,一切听命于桓温,形同傀儡。公元372年7月,司马昱病危,宣布立子昌明为太子,并在一天一夜之内,连发四道诏书,请以大司马镇姑孰(今安徽省当涂县)的桓温入京辅政。桓温不理睬,司马昱只好写下遗诏,授权桓温可以依据周公辅助成王的故例摄政;如果太子不值得辅助,可以取而代之,自行称帝。郎中王坦之接到这诏书,极力劝谏,并当着司马昱的面将诏书撕成碎片。司马昱自慰地说:“天下本是取来之物,卿 何必如此着急呢?”王坦之反驳说:“天下是宣帝、元帝的天下,陛下怎能私自授予他人!”司马昱沉吟良久,无话可答,命令王坦之重新起草遗诏,改成:“家国大事都要一一禀告大司马(桓温),太子要象刘禅对待诸葛亮一样,敬重桓温。”
古迹 锡安山圣玛利教堂的遗迹,建于公元372年,是一座具有5个侧廊的长方形大教堂。它很可能是非洲西撒哈拉地区最早的基督教堂,被视为全埃塞俄比亚最神圣的地方。据说,它是为了存放金约柜而建造的。据说16世纪20年代,有个名叫阿尔瓦雷兹的欧洲人参观圣玛利教堂时,金约柜还保存在这座古代教堂的内殿里,并且,还记录有埃塞俄比亚人有关示巴女王及其独生子门涅利克的传说。16世纪30年代,一个名叫阿赫迈德、绰号“格拉金”(意思是“左撇子”)的人,宣布对埃塞俄比亚发动圣战,当阿赫迈德的大军日益逼近时,这件圣物便被转移到了“另外某个地方”。

372年历史记载

编辑
庾希聚众入京口
东晋咸安元年(371)十一月,大司马桓温诛杀殷、庾两大家族,庾希、庾邈幸免于难。咸安二年(372)六月,庾希、庾邈与已故青州刺史武沈之子武遵聚众,乘夜进入京口(今江苏镇江),晋陵太守卞眈畏惧,逾城逃至曲阿(今江苏丹阳)。庾希诈称受海西公司马奕密旨,前来诛杀大司马桓温。京师建康震动,东晋政府立即实行戒严,卞眈调发各县兵力二千人袭击庾希,庾希战败,闭城固守。桓温姑孰(今安徽当涂),派遣东海内史周少孙去讨伐庾希。七月,周少孙等攻克京口,生擒瘐希、庾邈及其同党,将他们全部砍头,至此,东晋初年执政的庾亮家族被消灭殆尽。
王猛举高泰
前秦阳平公苻融冀州(今河南北临漳),擅自兴办学校,为有司纠劾。建元八年(372)八月,他派高泰到都城长安申辨。高泰曾任前燕尚书郎,前燕灭亡后,王猛多次征召高泰,高泰却都不从。这次高泰应命到达长安,王猛问其缘故。高泰便把苻融兴办学校有司弹劾事告诉王猛,并指出:兴办学校本是于地方有利之事,但不仅没得到朝廷嘉奖,反而受到纠劾。如果这样,谁还敢为朝廷出力?王猛认为言之有理,立即答应免苻融罪名,又向秦王苻坚荐举高泰。苻坚召见高泰,询问治国之本。高泰建议苻坚广泛搜求有真才实学的人才。苻坚认为高泰的见解辞简而理博,遂拜高泰为尚书郎,但是高泰仍然固辞不受,苻坚只得允许他返回冀州。
卢悚入宫作乱
彭城(今江苏徐州)人卢悚自称大道祭酒,聚集徒众八百多家。东晋咸安二年(372)十一月,卢悚派遣弟子许龙到海西公司马奕家,诈称奉崇德太后褚氏密诏,迎海西公还宫。海西公本欲从之,他的保姆却劝他不要去。许龙对海西公说:“如此大事,不必听信女子之言。”海西公回答道:“我因当皇帝获罪,后来得到宽怒,免于一死,如今岂敢轻举妄动;何况太后如有诏令,必遣官属送来,为何只派你一人?你一定是想要谋乱的人!”便下令将许龙捆绑起来,许龙恐惧逃走。许龙行骗虽未成功,但卢悚还是率领三百余人进攻建康城北门广莫门。他们许称海西公还,从建康宫云龙门突然闯入殿庭,夺取武器。云龙门吏士与守卫惊吓不已,不知所措。游击将军毛安之闻讯赶来,与左卫将军殷康、中领军桓袐一起讨伐卢悚,卢悚及部众才全部被诛。此后,海西公深恐遭受横祸,恣意酒色,不闻政事,即使有子也不抚养,时人都很怜悯他。朝廷知他安于屈辱,亦不再防备。

372年史料记载

编辑
太宗简文皇帝咸安二年(壬申,公元三七二年)
春,二月,秦以清河房旷为尚书左丞,征旷兄默及清河崔逞、燕国韩胤为尚书郎,北平阳陟、田勰、阳瑶为著作佐郎,郝略为清河相,皆关东士望,王猛所荐也。瑶,骛之子也。
冠军将军慕容垂言于秦王坚曰:“臣叔父评,燕之恶来辈也,不宜复污圣朝,愿陛下为燕戮之。”坚乃出评为范阳太守,燕之诸王悉补边郡。
臣光曰:古之人,灭人之国而人悦,何哉?为人除害故也。彼慕容评者,蔽君专政,忌贤疾功,愚暗贪虐,以丧其国,国亡不死,逃遁见擒。秦王坚不以为诛首,又从而宠秩之,是爱一人而不爱一国之人也,其失人心多矣。是以施恩于人而人莫之恩,尽诚于人而人莫之诚。卒于功名不遂,容身无所,由不得其道故也。
三月,戊年,遣侍中王坦之征大司马温入辅,温复辞。
秦王坚诏:“关东之民学通一经,才成一艺者,在所郡县以礼送之。在官百石以上,学不通一经,才不成一艺者,罢遣还民。”
夏,四月,徙海西公吴县西柴里,敕吴国内史刁彝防卫,又遣御史顾允监察之。彝,协之子也。
六月,癸酉,秦以王猛为丞相、中书监尚书令太子太傅司隶校尉,特进、常侍、持节、将军、侯如故;阳平公融为使持节、都督六州诸军事、镇东大将军冀州牧
庾希、庾邈与故青州刺史武沈之子遵,聚众夜入京口城,晋陵太守卞眈逾城奔曲阿。希诈称受海西公密旨诛大司马温。建康震扰,内外戒严。卞眈发诸县兵二千人击希,希败,闭城自守。温遣东海内史周少孙讨之。秋,七月,壬辰,拔其城,擒希、邈及其亲党,皆斩之。眈,壶之子也。
甲寅,帝不豫,急召大司马温入辅,一日一夜发四诏。温辞不至。初,帝为会稽王,娶王述从妹为妃,生世子道生及弟俞生。道生疏躁无行,母子皆以幽废死。馀三子,郁、朱生、天流,皆早夭。诸姬绝孕将十年,王使善相者视之,皆曰:“非其人。”又使视诸婢媵,有李陵容者,在织坊中,黑而长,宫人谓之“昆仑”,相者惊曰:“此其人也!”王召之侍寝,生子昌明及道子。己未,立昌明为皇太子,生十年矣。以道子为琅邪王,领会稽国,以奉帝母郑太妃之祀。遗诏:“大司马温依周公居摄故事。”又曰:“少子可辅者辅之,如不可,君自取之。”侍中王坦之自持诏入,于帝前毁之。帝曰:“天下,倘来之运,卿何所嫌!”坦之曰:“天下,宣、元之天下,陛下何得专之!”帝乃使坦之改诏曰:“家国事一禀大司马,如诸葛武侯、王丞相故事。”是日,帝崩。
群臣疑惑,未敢立嗣,或曰:“当须大司马处分。”尚书仆射王彪之正色曰:“天子崩,太子代立,大司马何容得异!若先面咨,必反为所责。”朝议乃定。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崇德太后令,以帝冲幼,加在谅闇,令温依周公居摄故事。事已施行,王彪之曰:“此异常大事,大司马必当固让,使万机停滞,稽废山陵,未敢奉令,谨具封还。”事遂不行。
温望简文临终禅位于己,不尔便当居摄。既不副所望,甚愤怨,与弟冲书曰:“遗诏使吾依武侯、王公故事耳。”温疑王坦之谢安所为,心衔之。诏谢安征温入辅,温又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