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恭(东晋大臣)

编辑:阅历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8 17:36:27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王恭(?-398年),字孝伯,小字阿宁,太原晋阳(今山西太原)人。东晋大臣、外戚。司徒左长史王濛之孙,会稽内史王蕴之子,孝武定皇后王法慧之兄。官至前将军、青兖二州刺史,曾先后两度起兵讨伐朝臣,但在第二次起兵时因刘牢之叛变而兵败,后被捕并被处死,死前仍坚持自己起兵之出发点是忠于朝廷。死后家无余资,为时人所惜。桓玄执政,追赠王恭为侍中、太保,谥曰忠简。著有文集五卷(据《隋书·经籍志》),今佚。
中文名
王恭
别    名
王孝伯、王阿宁
国    籍
东晋
民    族
汉族
逝世日期
398年10月13日 东晋建康倪塘
职    业
东晋前将军、青兖二州刺史
籍    贯
太原晋阳(今山西太原)
谥    号
忠简
追    赠
侍中、太保

王恭人物生平

编辑

王恭少有美誉 志向远大

王恭年轻时就有美誉,有过人情操,且自负才能和家族地位,常有担当宰相、辅臣的愿望。王恭在当时与同族的王忱齐名,并仰慕刘惔。王恭初任佐著作郎,但他及后因为官小而不能彰显其才能和志向而称病辞官。后又任秘书丞,将要转任中书郎时父亲王蕴去世而无法受命。服丧后,先后任吏部郎、建威将军、丹杨尹、中书令太子詹事[1] 

王恭刚直进言 开罪权臣

因王恭是晋孝武帝皇后之兄,故此很受孝武帝器重。当时袁悦之能言善辩,受会稽王司马道子所亲待,又常劝司马道子专掌朝权。王恭将这事情报告孝武帝,袁悦之不久就因他事而被诛杀了。一次司马道子召集朝士开酒宴,尚书令谢石因酒醉而唱起民间歌曲,被王恭严正指责。又一次因司马道子喜爱淮陵内史虞珧儿媳妇裴氏,下令她与众宝客谈论,然而因为裴氏服食丹药,身穿黄衣,样子如天师道道士一样,所以当时人以与她谈论为“降节”之举。王恭亦因而抗议道:“未听闻过宰相座上会有失行妇人。”言罢,坐上众人皆显得不安,司马道子亦很惭愧。[2] 

王恭出镇京口 手握重权

晋孝武帝当时十分信任王恭以及王珣、殷仲堪、郗恢等人,但当时王国宝附和并讨好司马道子,却与王珣等人不和。孝武帝于是担心日后二者的仇隙会产生事端,就让王恭、郗恢等人出外作外藩,以州府武力作外援,屏卫王珣等人。太元十五年(390年),王恭担任都督兖、青、冀、幽、并、徐及扬州之晋陵诸军事,前将军,兖、青二州刺史,假节,镇守京口。

王恭痛心朝事 直言进谏

太元二十一年(396年),孝武帝去世,晋安帝继位,司马道子执掌朝政。当时司马道子宠王国宝,机要朝权都交给王国宝,故此引起王恭大大不满,常直言指斥,而司马道子亦深深忌惮和怨恨王恭。王恭不久就入拜山陵,曾感叹:“栋梁都还是新的,可已见亡国的征兆了。”暗指王国宝乱政将败坏东晋。虽然当时司马道子有意令朝内与外藩和平共处,于是将心腹都送到王恭那边,希望冰释前嫌。但王恭每次谈论到时政时都声色严厉,令司马道子深知与王恭之间的矛盾是不能化解,于是打算因故召王恭入朝,以伏兵将他杀掉。而在当时,王恭其实亦打算领兵入朝诛杀王国宝,只因害怕与王国宝一党的豫州刺史庾楷以及王珣的劝阻而没有实行。王恭将回京口时,辞色严厉的向司马道子说:““天子居丧期间,执政宰相的重任,即使是伊尹、周公那样的贤人也感到难以胜任,愿大王亲理万机,采纳忠言,远离邪声,放逐奸佞小人。”矛头直指王国宝,亦令王国宝十分畏惧。[3] 

王恭讨伐权臣 兵败被捕

隆安元年(397年)王国宝出于畏惧,于是劝司马道子裁减王恭兵力。而王恭则准备士兵及军需品,上表北伐,司马道子感到怀疑,于是以盛出兵妨碍农事为由命其解严。王恭当时已决心出兵讨伐王国宝,于是派使者向荆州刺史殷仲堪联络。[4]  当时殷仲堪已经因桓玄所劝起兵讨伐王国宝之事而迟疑,王恭的使者到后坚决了殷仲堪的决心,答应与王恭一同讨伐王国宝。而王恭知道殷仲堪支持自己后十分高兴,于是在四月甲戌日表奏王国宝的罪行,起兵讨伐。 三日后,王恭上表到达建康,内外戒严,王国宝十分恐惧,听从王珣之计而上请解职并待罪,但不久则假称有诏命其官复原职。另一方面,司马道子但求息事宁人,于是将罪责全推给王国宝,并命司马尚之收捕王国宝,在四月甲申日赐死王国宝并处死王绪,向王恭谢罪。王恭于是还镇京口。[5] 
王恭起兵时联结正在居母丧的王廞,王廞于是起兵响应,但王恭罢兵时就命王廞离职,继续服丧。然而王廞当时已经乘着起兵诛除不少异己者,不能就此罢手,于是不听王恭命令,更出兵讨伐王恭。王恭见状,于是命司马刘牢之领兵击败王廞,王廞逃亡失纵。事后王恭上表自贬,诏下不许[6] 
司马道子经历过王恭、殷仲堪举兵后,对二人十分忌惮,心腹司马尚之则建议司马道子树立腹心作外藩以作屏卫。司马道子听后同意,于是在隆安二年(398年)命王愉江州刺史,并割本属庾楷豫州四郡让王愉都督。此举触怒了庾楷,于是派儿子庾鸿劝说王恭讨伐司马尚之兄弟。王恭听从并联结桓玄与殷仲堪,而二人则推王恭为盟主,刻日同取建康。当时殷仲堪写信给王恭,藏在箭干中并由庾楷代送。但送到时用来写信的斜绢变形,不能看出是谁人的字迹。因为殷仲堪在上一年举兵时都没有实质派兵支持,王恭于是以为是庾楷假作殷仲堪书信,决心先行起兵。当时刘牢之试图谏止,但王恭不听,又上表以讨伐王愉及司马尚之兄弟为名起兵[7] 
司马道子之子司马元显主战,司马道子于是以司马元显为征讨都督,率领诸军抵抗王恭。当时王恭自恃才能和家族地位,又成功逼司马道子王国宝,于是趾高气扬,虽然侍仗刘牢之但却待他如同部曲将般,令刘牢之十分愤恨。司马元显看穿这点,命庐江太守高素策反刘牢之,并许以事成后以王恭位号授予刘牢之。当时王恭参军何澹之将此情报告诉王恭,但王恭以何、刘二人有仇隙而没有相信,但却设酒宴款待刘牢之,当众拜其为兄,并将手下精兵都交给刘牢之,以其为前锋。但当刘牢之到竹里后,刘牢之杀死帐下督颜延并投降朝廷,并命儿子刘敬宣和东莞太守高雅之进攻王恭。当时王恭正在出城打算阅兵,就被刘敬宣截击,部众溃败。王恭打算返回城内时又发现城门已被高雅之关上,唯有骑马逃奔曲阿,但又因不习惯骑马而令大腿内侧长了疮,碰巧遇着故吏殷确,以船打算送王恭到桓玄那里。到长塘湖时,因被人告发而被捕[8] 

王恭建康遇害 忠心遗世

王恭被押送建康后,在同年九月十七日[9]  (10月13日)于倪塘被处斩[10]  。王恭临受刑时,还吟诵佛经,自己理顺胡须鬓发,毫无惧色,对监刑者说:“我王恭愚昧无知,过于相信他人,以致有今日败局,但我的内心,岂是不忠于国家社稷!百代之后人们是知道我王恭这个人的。”王恭与子弟和党众都被处死。死后家无钱财布帛,惟有书籍而已。为有见识者所感伤。[11] 
最初被抓,遇见从前的同僚戴耆之,时任湖孰县令,王恭私下对戴耆之说:“我有个庶子未被盘查出来,藏在乳母家中。请你帮我送到桓南郡家寄养。”戴耆之便将王恭庶子送到夏口,桓玄代为抚养,并为庶子设立丧庭让他祭吊王恭。及至桓玄执政,上表朝廷为王恭辩护申冤,朝廷下诏追赠王恭为侍中、太保,谥号为忠简。追赠王爽为太常,王和及儿子王简皆为通直散骑侍郎。殷确为散骑侍郎。腰斩湖浦尉及商人钱强等。王恭庶子王昙亨,义熙年间(405~418)任给事中。[12] 
王恭性格刚直不屈,深存节义,每次读《左传》读到“奉王命讨不庭”就会叹息。王恭性不宽弘,昧于运用机会,在京口以来虽以宽大仁惠作方针施政,但自以矜贵,与在下者总有着隔膜[13]  。王恭虽然发起了两次兵变,但其实他不习惯用兵,在其骑马逃亡时弄得腿上长疮亦知其并非习武行军之人。

王恭历史评价

编辑
谢安:“王恭人地可以为将来伯舅。”[14] 
司马道子:“孝伯亭亭直上。”
房玄龄等《晋书》:①“少有美誉,清操过人”;[14]  ②“美姿仪,人多爱悦,或目之云‘濯濯如春月柳’。”;[14]  ③“恭性伉直”;[14]  ④“暗于机会,自在北府,虽以简惠为政,然自矜贵,与下殊隔,不闲用兵,尤信佛道”;[14]  ⑤“王恭鲠言时政,有昔贤之风。国宝就诛,而晋阳犹起。是以仲堪侥幸,佺期无状,雅志多隙,佳兵不和,足以亡身,不足以静乱也。”;[14]  ⑥“孝伯怀功,牢之总戎。王因起衅,刘亦惭忠。殷杨乃武,抽旆争雄。庾君含怨,交斗其中。猗欤群采,道睽心异。是曰乱阶,非关臣事。”[14] 
孙元晏《晋·王恭》:“春风濯濯柳容仪,鹤氅神情举世推。可惜教君仗旄钺,枉将心地托牢之。”

王恭家庭成员

编辑

王恭长辈

祖父:王濛,晋朝名士
父亲:王蕴
姑姑:哀靖皇后王穆之

王恭兄弟姐妹

  • 兄弟
王华,王蕴长子,早卒。
王熙,王蕴子,太子洗马,娶鄱阳公主。
王履,王蕴子。
王爽,王蕴子,官至侍中。后参与王恭起兵,王恭兵败后被诛杀。
  • 妹妹
孝武定皇后王法慧

王恭儿子

王昙亨,王恭庶子,给事中。
王愔之,王恭子,娶谢重女谢月镜[15] 

王恭个人作品

编辑
《五经正义》虽署孔颖达名,然实非出于一手。《颜师古传》:太宗以经籍去圣久远,文字讹谬,令师古于秘书省考定《五经》。既成,太宗又令诸儒详核。诸儒传习已久,非之。师古引晋、宋以来古今本,援据详明,皆出其意表,诸儒始服。是师古于此书功最深。《孔颖达传》亦云:颖达与颜师古、司马才章、王恭、王琰等受诏撰《五经》义训,凡一百八十卷,名曰《五经正义》。[16] 

王恭轶事典故

编辑

王恭神仙中人

孟昶还没有显贵时,家住京口。有一次看见王恭坐着高车,穿着鹤氅裘。当时下着零星小雪,孟昶在竹篱后偷着看他,赞叹说:“这真是神仙中人!”[17-18] 

王恭不齿权贵

一次王恭与王忱一同到何澄里作客,但他们在席间闹得不和谐,王忱劝王恭饮酒,但王恭不喝,王忱坚持并强来,并各自拿起对方裙带。王恭府中近千人都被叫来何澄处,而王忱虽然随从少但仍上前,两边似乎要打起来。何澄见此没有办法,只好坐在两人之间分开他们。因着权贵和财富而结交,古人认为是羞耻的[19] 

王恭修建佛寺

王恭信佛,任刺史时曾经调动百姓修建佛寺,更加务求壮丽。此举令众人都怨愤嗟叹[13] 

王恭简朴直率

一次王忱探望刚从会稽回来的王恭,见他坐着一块长六尺的竹席,于是请求王恭送他一块。但及后王恭竟将那块竹席送给王忱,自己则只坐在荐上。王忱知道后大惊,说:“我以为你有多,才向你求席。”而王恭则答:“你不熟悉我了,我为人身无长物。[20]  ”可见其简朴直率[21] 

王恭言辞清新简明

王恭的谈论言辞清新,意思简明,善于畅谈,可是读书少,多有重复的地方。有人说王恭常有新意,使人不觉得烦闷。[22] 
王孝伯说:“做名士不一定需要特殊的才能,只要能经常无事,尽情地喝酒,熟读《离骚》,就可以称为名士。”[23] 

王恭史籍记载

编辑
《晋书·卷八十四·列传第五十四》[14] 
参考资料
  • 1.    《晋书王恭传》 王恭,字孝伯,光禄大夫蕴子,定皇后之兄也。少有美誉,清操过人,自负才地高华,恒有宰辅之望。与王忱齐名友善,慕刘惔之为人。谢安常曰:“王恭人地可以为将来伯舅。”尝从其父自会稽至都,忱访之,见恭所坐六尺簟,忱谓其有余,因求之。恭辄以送焉,遂坐荐上。忱闻而大惊,恭曰:“吾平生无长物。”其简率如此。 俄起家为佐著作郎,叹曰:“仕宦不为宰相,才志何足以骋!”因以疾辞。俄为秘书丞,转中书郎,未拜,遭父忧。服阕,除吏部郎,历建威将军。太元中,代沈嘉为丹阳尹,迁中书令,领太子詹事。
  • 2.    《晋书王恭传》 孝武帝以恭后兄,深相钦重。时陈郡袁悦之以倾巧事会稽王道子,恭言之于帝,遂诛之。道子尝集朝士,置酒于东府,尚书令谢石因醉为委巷之歌,恭正色曰:“居端右之重,集籓王之第,而肆淫声,欲令群下何所取则!”石深衔之。淮陵内史虞珧子妻裴氏有服食之术,常衣黄衣,状如天师,道子甚悦之,令与宾客谈论,时人皆为降节。恭抗言曰:“未闻宰相之坐有失行妇人。”坐宾莫不反侧,道子甚愧之。
  • 3.    《晋书王恭传》 及帝崩,会稽王道子执政,宠昵王国宝,委以机权。恭每正色直言,道子深惮而忿之。及赴山陵,罢朝,叹曰:“榱栋虽新,便有《黍离》之叹矣。”时国宝从弟绪说国宝,因恭入觐相王,伏兵杀之,国宝不许。而道子亦欲辑和内外,深布腹心于恭,冀除旧恶。恭多不顺,每言及时政,辄厉声色。道子知恭不可和协,王绪之说遂行,于是国难始结。或劝恭因人朝以兵诛国宝,而庾楷党于国宝,士马甚盛,恭惮之,不敢发,遂还镇。临别,谓道子曰:“主上谅闇,冢宰之任,伊周所难,愿大王亲万机,纳直言,远郑声,放佞人。”辞色甚厉,故国宝等愈惧。
  • 4.    青兖刺史王恭举兵反晋二攻建康  .通南京网.2013-03-20[引用日期2013-04-18]
  • 5.    《晋书王恭传》 及帝崩,会稽王道子执政,宠昵王国宝,委以机权。恭每正色直言,道子深惮而忿之。及赴山陵,罢朝,叹曰:“榱栋虽新,便有《黍离》之叹矣。”时国宝从弟绪说国宝,因恭入觐相王,伏兵杀之,国宝不许。而道子亦欲辑和内外,深布腹心于恭,冀除旧恶。恭多不顺,每言及时政,辄厉声色。道子知恭不可和协,王绪之说遂行,于是国难始结。或劝恭因人朝以兵诛国宝,而庾楷党于国宝,士马甚盛,恭惮之,不敢发,遂还镇。临别,谓道子曰:“主上谅闇,冢宰之任,伊周所难,愿大王亲万机,纳直言,远郑声,放佞人。”辞色甚厉,故国宝等愈惧。以恭为安北将军,不拜。乃谋诛国宝,遣使与殷仲堪、桓玄相结,仲堪伪许之。恭得书,大喜,乃抗表京师曰:“后将军国宝得以姻戚频登显列,不能感恩效力,以报时施,而专宠肆威,将危社稷。先帝登遐,夜乃犯阖叩扉,欲矫遗诏。赖皇太后聪明,相王神武,故逆谋不果。又割东宫见兵以为己府,谗疾二昆甚于仇敌。与其从弟绪同党凶狡,共相扇动。此不忠不义之明白也。以臣忠诚,必亡身殉国,是以谮臣非一。赖先帝明鉴,浸润不行。昔赵鞅兴甲,诛君侧之恶,臣虽驽劣,敢忘斯义!”表至,内外戒严。国宝及绪惶惧不知所为,用王珣计,请解职。道子收国宝,赐死,斩绪于市,深谢愆失,恭乃还京口。
  • 6.    《晋书王恭传》 恭之初抗表也,虑事不捷,乃版前司徒左长史王廞为吴国内史,令起兵于东。会国宝死,令廞解军去职。廞怒,以兵伐恭。恭遣刘牢之击灭之,上疏自贬,诏不许。
  • 7.    晋书王恭传》 谯王尚之复说道子以籓伯强盛,宰相权弱,宜多树置以自卫。道子然之,乃以其司马王愉为江州刺史,割庾楷豫州四郡使愉督之。由是楷怒,遣子鸿说恭曰:“尚之兄弟专弄相权,欲假朝威贬削方镇,惩警前事,势转难测。及其议未成,宜早图之。”恭以为然,复以谋告殷仲堪、桓玄。玄等从之,推恭为盟主,克期同赴京师。 时内外疑阻,津逻严急,仲堪之信因庾楷达之,以斜绢为书,内箭秆中,合镝漆之,楷送于恭。恭发书,绢文角戾,不复可识,谓楷为诈。又料仲堪去年已不赴盟,今无动理,乃先期举兵。司马刘牢之谏曰:“将军今动以伯舅之重,执忠贞之节,相王以姬旦之尊,时望所系,昔年已戮宝、绪,送王廞书,是深伏将军也。顷所授用,虽非皆允,未为大失。割庾楷四郡以配王愉,于将军何损!晋阳之师,其可再乎!”恭不从,乃上表以封王愉、司马尚之兄弟为辞。朝廷使元显及王珣、谢琰等距之。
  • 8.    《晋书王恭传》 恭梦牢之坐其处,旦谓牢之曰:“事克,即以卿为北府。”遣牢之率帐下督颜延先据竹里。元显使说牢之,啖以重利,牢之乃斩颜延以降。是日,牢之遣其婿高雅之、子敬宣,因恭曜军。轻骑击恭。恭败,将还,雅之已闭城门,恭遂与弟履单骑奔曲阿。恭久不骑乘,髀生疮,不复能去。曲阿人殷确,恭故参军也,以船载之,藏于苇席之下,将奔桓玄。至长塘湖,遇商人钱强。强宿憾于确,以告湖浦尉。尉收之,以送京师。
  • 9.    桓玄《王孝伯诔》:“隆安二年九月十七日,前将军、青兖二州刺史,太原王孝伯薨。”
  • 10.    《晋书王恭传》 道子闻其将至,欲出与语,面折之,而未之杀也。时桓玄等已至石头,惧其有变,即于建康之倪塘斩之。
  • 11.    《晋书王恭传》 临刑,犹诵佛经,自理须鬓,神无惧容,谓监刑者曰:“我暗于信人,所以致此,原其本心,岂不忠于社稷!但令百代之下知有王恭耳。”家无财帛,唯书籍而已,为识者所伤。
  • 12.    《晋书王恭传》 初见执,遇故吏戴耆之为湖孰令,恭私告之曰:“我有庶儿未举,在乳母家,卿为我送寄桓南郡。”耆之遂送之于夏口。桓玄抚养之,为立丧庭吊祭焉。及玄执政,上表理恭,诏赠侍中、太保,谥曰忠简。爽赠太常,和及子简并通直散骑郎,殷确散骑侍郎。腰斩湖浦尉及钱强等。恭庶子昙亨,义熙中为给事中。
  • 13.    《晋书王恭传》 为性不弘,以暗于机会,自在北府,虽以简惠为政,然自矜贵,与下殊隔。不闲用兵,尤信佛道,调役百姓,修营佛寺,务在壮丽,士庶怨嗟。
  • 14.    《晋书·卷八十四·列传第五十四》  .国学网.2012-10-11[引用日期2014-02-4]
  • 15.    《世说新语注·言语第二·100》:谢氏谱曰:“重女月镜,适王恭子愔之。
  • 16.    陔余丛考卷一之《五经正义》
  • 17.    《世说新语企羡第十六》 (6)孟昶未达时,家在京口。尝见王恭乘高舆,被鹤氅裘。于时微雪,昶于篱间窥之,叹曰:“此真神仙中人!”
  • 18.    《晋书王恭传》 尝被鹤氅裘,涉雪而行,孟昶窥见之,叹曰:“此真神仙中人也!”
  • 19.    《世说新语忿狷第三十一》 (7)王大、王恭尝俱在何仆射坐,恭时为丹阳尹,大始拜荆州。讫将乖之际,大劝恭酒,恭不为饮,大逼强之,转苦,便各以裙带绕手。恭府近千人,悉呼入斋;大左右虽少,亦命前,意便欲相杀。何仆射无计,因起排坐二人之间,方得分散。所谓势利之交,古人羞之。
  • 20.    《世说新语德行第一》 (44)王恭从会稽还,王大看之。见其坐六尺簟,因语恭:“卿东来,故应有此物,可以一领及我。”恭无言。大去后,即举所坐者送之。既无馀席,便坐荐上。后大闻之,甚惊,曰:“吾本谓卿多,故求耳。”对曰:“丈人不悉恭,恭作人无长物。”
  • 21.    《晋书王恭传》 尝从其父自会稽至都,忱访之,见恭所坐六尺簟,忱谓其有余,因求之。恭辄以送焉,遂坐荐上。忱闻而大惊,恭曰:“吾平生无长物。”其简率如此。
  • 22.    《世说新语赏誉第八》 (155)王恭有清辞简旨,能叙说而读书少,颇有重出。有人道孝伯常有新意,不觉为烦。
  • 23.    《世说新语任诞第二十三》 (53)王孝伯言:“名士不必须奇才,但使常得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便可称名士。”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官员 人物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