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彪之

编辑:阅历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6 05:47:23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王彪之(305年-377年11月28日[1]  ),字叔虎(《晋书》因避李虎讳而作叔武),小字虎犊,琅邪临沂(今山东临沂)人。东晋晚期重臣,出身琅玡王氏,尚书右仆射王彬之子,宰相王导堂侄。初任著作郎,东海王文学,累迁御史中丞侍中廷尉,官至尚书令,曾与谢安等人对抗桓温,并于桓温死后与谢安一同掌政。著有文集二十卷,(隋书唐书经籍)传于世。
本    名
王彪之
别    称
王白须
字    号
字叔虎
所处时代
东晋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时间
305年
去世时间
377年11月28日
主要作品
文集二十卷
主要成就
立朝正色,辅政治国
籍    贯
琅邪临沂(今山东临沂)
官    职
尚书令、护军将军、散骑常侍
追    赠
光禄大夫
谥    号

王彪之人物生平

编辑

王彪之刚正不阿

王彪之初任著作郎、东海王文学。后为尚书郎镇军将军司马晞的司马。多次升迁后至尚书左丞、司徒左长史御史中丞侍中廷尉。王彪之任廷尉时,遇上永嘉太守谢毅于大赦后处死当地人周矫,于是被周矫堂兄向扬州州府告发。当时的扬州刺史殷浩于是收捕谢毅并送交廷尉,但王彪之则以谢毅无爵位,不是廷尉职责以内,不肯接受。后虽朝廷发出诏令命王彪之收处谢毅,但王彪之仍然据理力争,于是被当时人比作西汉廷尉张释之。后王彪之又建议皇帝郊祀不再大赦,以免助长平民趁每年郊祀皆会大赦的机会犯罪的行为。
王彪之后转吏部尚书,亦对当时辅政的司马昱任官人选作出意见。后又建议省却没有实职的官位,提高行政效律亦能好好考察官员表现。

王彪之屡作建言

永和七年(351年)十二月,征西大将军桓温屡请北伐而朝廷都不回应,于是在再次上表北伐后便领兵东下武昌。当时此举令众人震惊
王彪之《井赋》 王彪之《井赋》
,更有人劝当时被司马昱任用以抗衡桓温殷浩离职退避桓温。面对如此情形,王彪之却劝司马昱不要让殷浩引退令晋穆帝孤立;又劝殷浩静观其变,先由司马昱写信给桓温诚心劝告,令桓温退兵,否则才让朝廷下诏,最差时才拒兵抵抗,不能自乱阵脚。最终司马昱的信就成功解决了危机。
永和八年(352年),殷浩开始北伐,并有诱结前秦雷弱儿等人杀死前秦君主苻健雷弱儿等人假意答应并请兵迎接,而当时亦有关中混乱,苻黄眉奔关中的消息,令殷浩以为雷弱儿行动成功,于是于永和九年(353年)再度率兵北伐,进攻洛阳。当时王彪之就上疏司马昱,认为雷弱儿等必有诈,殷浩不应轻易进军。然而殷浩终因姚襄叛变而大败于对方。
王彪之及后转领军将军,迁太常,领崇德卫尉。升平元年(357年)十二月任尚书左仆射[2]  。次年,豫州刺史谢奕逝世,司马昱打算让桓温弟桓云接任,并询问王彪之意见。但王彪之则认为当时桓温已雄据东晋一半国土,若让桓云任豫州刺史,那重要外藩的兵权几乎都由一门掌握,并不适当。司马昱同意并改以谢万接任[2] 

王彪之会稽善政

随后,王彪之改任镇军将军、会稽内史,加散骑常侍。王彪之在会稽共八年,令当地豪族有所收敛,更有三万多个先前离开会稽郡的人因而回到会稽定居。兴宁三年(365年),桓温移镇姑孰,声威震主,各郡都派了长史、司马、主簿等高级属官去向桓温表示敬意。然而王彪之认为向皇帝遣使和上贡都是派主簿,向桓温示好不可能像见皇帝般派主簿,最终竟然没有派人去。桓温于是借故免去王彪之会稽内史一职,王彪之后被降职为尚书。但当年十二月又升为尚书仆射[3] 

王彪之周旋桓温

太和六年(371年),桓温将要废黜晋废帝,此举令百官震惊战栗,但王彪之知道桓温不臣之心早已揭露,不可能以理说服他以阻止此事,于是反而协助桓温筹备废立的礼仪。又因当时朝臣都不知废立君主之详细事项,一手准备好事宜的王彪之就因而获得众官佩服。桓温废掉晋废帝后便立了司马昱为帝,即晋简文帝。随后便要废去时任太宰的武陵王司马晞,王彪之当时试图劝阻桓温但桓温心意已决,并不接纳。
次年,晋简文帝逝世,当时群臣都后疑惑,不敢让皇太子司马曜继位,更有人认为要等待桓温作出决定。王彪之于是严正的维护太子继位的正当性,终令众官议决迎皇太子继位,即晋孝武帝。太皇太后褚蒜子当时下令由桓温依周公居摄的先例代幼主执政,然而王彪之以桓温必当辞让而影响朝廷运作为由不奉绍令,且封还给太皇太后,此令最终亦没有实行。
宁康元年(373年),桓温患病,并表示想获授九锡。王彪之却与谢安联手拖延袁宏撰写赐九锡的诏文,终令文章在桓温于当年死时仍未完成,桓温亦因而未能获得九锡。

王彪之晚年掌政

桓温死后两个月,王彪之升任尚书令,与谢安一同掌政。当时谢安亦称许其能力,说:“朝中大事,众人不能议决的,问王彪之就必能有个结果。”后王彪之以年老求退,于是转拜护军将军,加散骑常侍。后又加光禄大夫仪同三司,但未拜官就病重。太元二年(377年)逝世,享年七十三岁,追赠未拜的光禄大夫,谥号为简。

王彪之历史评价

编辑
方孝孺:众情疑惧方若锋刃之迫肤,而能处之从容,正色厉声决以大事,非勇者不能也。

王彪之家族成员

编辑
王彪之家族世系 王彪之家族世系
王仁——王融——王览——王正——王彬——王彭之、王彪之

王彪之逸闻趣事

编辑
王彪之二十岁就须鬓皆皓白,当时人就称呼他为“王白须”。
王彪之获授任著作郎、东海王文学时,王导就曾向他说:“选任官员时原本是打算让你当尚书郎,你有幸才能成为诸王的佐官呀!”然而王彪之则说:“官位高低不用计较,在适当时间就应担任。但越级升迁我就是不愿意。”于是改任尚书郎
谢安曾打算大建宫室让皇室迁往,但王彪之则认为在现今宫殿作改建就可,不应在外敌当前的时间劳民伤财。然而谢安则说:“皇宫不够雄伟,后人会说我们这些人无能。”王彪之于是答:“获授任掌理天下事,就当保国宁家,朝政允当,怎能以修筑宫室去表示有能呀!”谢安不能驳倒,所以王彪之有生之年都没有另建宫室。

王彪之史书记载

编辑
《晋书·卷七十六·列传第四十六》:
彪之字叔武。年二十,须鬓皓白,时人谓之王白须。初除佐著作郎、东海王文学。从伯导谓曰:“选官欲以汝为尚书郎,汝幸可作诸王佐邪!”彪之曰:“位之多少既不足计,自当任之于时,至于超迁,是所不愿。”遂为郎。镇军将军、武陵王晞以为司马,累迁尚书左丞、司徒左长史御史中丞、侍中、廷尉
时永嘉太守谢毅。赦后杀郡人周矫,矫从兄球诣州诉冤。扬州刺史殷浩遣从事疏收毅,付廷尉。彪之以球为狱主,身无王爵,非廷尉所料,不肯受,与州相反复。穆帝发诏令受之。彪之又上疏执据,时人比之张释之。时当南郊,简文帝为抚军,执政,访彪之应有赦不。答曰:“中兴以来,郊祀往往有赦,愚意尝谓非宜。何者?黎庶不达其意,将谓郊祀必赦,至此时,凶愚之辈复生心于侥幸矣。”遂从之。
吏部尚书。简文有命用秣陵令曲安远补句容令,殿中侍御史奚郎补湘东郡。彪之执不从,曰:“秣陵令三品县耳,殿下昔用安远,谈者纷然。句容近几,三品佳邑,敢可处卜术之人无才用者邪!湘东虽复远小,所用未有朗比,谈者谓颇兼卜术得进。殿下若超用寒悴,当充人才可拔。朗等凡器,实未足充此选。”
太尉桓温欲北伐,屡诏不许。温辄下武昌,人情震惧。或劝殷浩引身告退,彪之言于简文曰:“此非保社稷为殿下计,皆自为计耳。若殷浩去职,人情崩骇,天子独坐。既尔,当有任其责者,非殿下而谁!”又谓浩曰:“彼抗表问罪,卿为其首。事任如此,猜衅已构,欲作匹夫,岂有全地邪?且当静以待之。令相王与手书,示以款诚,陈以成败,当必旋旆。若不顺命,即遣中诏。如复不奉,乃当以正义相裁。,无故匆匆,先自猖蹶。”浩曰:“决大事正自难,顷日来欲使人闷,闻卿此谋,意始得了。”温亦奉帝旨,果不进。
时众官渐多,而迁徙每速,彪之上议曰:
为政之道,以得贤为急,非谓雍容廊庙,标的而已,固将莅任赞时,职思其忧也。得贤之道,在于莅任;莅任之道,在于能久;久于其道,天下化成。是以三载考绩,三考黜陟,不收一切之功,不采速成之誉。故勋格辰极,道融四海,风流遐邈,声冠百代。凡庸之族众,贤能之才寡,才寡于世而官多于朝,焉得不贤鄙共贯,清浊同官!官众则阙多,阙多则迁速,前后去来,更相代补,非为故然,理固然耳。所以职事未修,朝风未澄者也。职事之修,在于省官;朝风之澄,在于并职。官省则选清而得久,职并则吏简而俗静;选清则胜人久于其事,事久则中才犹足有成。
今内外百官,较而计之,固应有并省者矣。六卿之任,太常望雅而职重,然其所司,义高务约。宗正所统盖鲜,可以并太常。宿卫之重,二卫任之,其次骁骑、左军各有所领,无兵军校皆应罢废。四军皆罢,则左军之名不宜独立,宜改游击以对骁骑。内官自侍中以下,旧员皆四,中兴之初,二人而已。二人对直,或有不周,愚谓三人,于事则无阙也。凡余诸官,无综事实者,可令大官随才位所帖而领之,若未能顿废,自可因缺而省之。委之以职分,责之以有成,能否因考绩而著,清浊随黜陟而彰。虽缉熙之隆、康哉之歌未可,使庶官之选差清,莅职之日差久,无奉禄之虚费,简吏寺之烦役矣。
永和末,多疾疫。旧制,朝臣家有时疾,染易三人以上者,身虽无病,百日不得入宫。至是,百官多列家疾,不入。彪之又言:“疾疫之年,家无不染。若以之不复人宫,则直侍顿阙,王者宫省空矣。”朝廷从之。
既而长安人雷弱儿梁安等诈云杀苻健、苻眉,请兵应接。时殷浩镇寿阳,便进据洛,营复山陵。属彪之疾归,上简文帝笺,陈弱儿等容有诈伪,浩未应轻进。寻而弱儿果诈,姚襄反叛,浩大败,退守谯城。简文笑谓彪之曰:“果如君言。自顷以来,君谋无遗策,张、陈何以过之!”
领军将军,迁尚书仆射,以疾病,不拜。徙太常,领崇德卫尉。时或谓简文曰:“武陵第中大修器杖,将谋非常也。”简文以彪之。彪之曰:“武陵王志意尽于驰骋田猎耳。愿深静之,以怀异同者。”或复以此为言,简文甚悦。
复转尚书仆射。时豫州刺史谢奕卒,简文遽使彪之举可以代奕者。对曰:“当今时贤,备简高监。”简文曰:“人有举桓云者,君谓如何?”彪之曰:“云不必非才,然温居上流,割天下之半。其弟复处西籓,兵权尽出一门,亦非深根固蒂之宜也。人才非可豫量,但当令不与殿下作异者耳。”简文颔曰:“君言是也。”
后以彪之为镇军将军、会稽内史,加散骑常侍。居郡八年,豪右敛迹,亡户归者三万余口。桓温下镇姑孰,威势震主,四方修敬,皆遣上佐纲纪。彪之独曰:“大司马诚为富贵,朝廷既有宰相,动静之宜自当谘禀。修敬若遣纲纪,致贡天子复何以过之!”竟不遣。温以山阴县折布米不时毕,郡不弹纠,上免彪之。彪之去郡,郡见罪谪未上州台者,皆原散之。温复以为罪,乃槛收下吏。会赦,免,左降谪为尚书。
顷之,复仆为射。是时温将废海西公,百僚震栗,温亦色动,莫知所为。彪之既知温不臣迹已著,理不可夺。乃谓温曰:“公阿衡皇家,便当倚傍先代耳。”命取《霍光传》。礼度仪制,定于须臾,曾无惧容。温叹曰:“作元凯不当如是邪!”时废立之仪既绝于旷代,朝臣莫有识其故典者。彪之神彩毅然,朝服当阶,文武仪准莫不取定,朝廷以此服之。温又废武陵王遵,以事示彪之。彪之曰:“武陵亲尊,未有显罪,不可以猜嫌之间,便相废徙。公建立圣明,遐迩归心,当崇奖王室,伊周同美。此大事,宜更深详。”温曰:“此已成事,卿勿复言。”
及简文崩,群臣疑惑,未敢立嗣。或云,宜当须大司马处分。彪之正色曰:“君崩,太子代立,大司马何容得异!若先面谘,必反为所责矣。”于是朝议乃定。及孝武帝即位,太皇太后令以帝冲幼,加在谅闇,令温依周公居摄故事。事已施行,彪之曰:“此异常大事,大司马必当固让,使万机停滞,稽废山陵,未敢奉令。谨具封还内,请停。”事遂不行。
温遇疾,讽朝廷求九锡,袁宏为文,以示彪之。彪之视讫,叹其文辞之美,谓宏曰:“卿固大才,安可以此示人!”时谢安见其文,又频使宏改之,宏遂逡巡其事。既屡引日,乃谋于彪之。彪之曰:“闻彼病日增,亦当不复支久,自可更小迟回。”宏从之,温亦寻薨。
桓冲及安夹辅朝政,安以新丧元辅,主上未能亲览万机,太皇太后宜临朝,彪之曰:“先代前朝,主在襁抱,母子一体,故可临朝。太后亦不能决政事,终是顾问仆与君诸人耳。今上年出十岁,垂婚冠,反令从嫂临朝,示人君幼弱,岂是翼戴赞扬立德之谓乎!二君必行此事,岂仆所制,所惜者大体耳。”时安不欲委任桓冲,故使太后临朝决政,献替专在乎自己。彪之不达安旨,故以为言。安竟不从。
寻迁尚书令,与安共掌朝政。安每曰:“朝之大事,众不能决者,谘王公无不得判。”以年老,上疏乞骸骨,诏不许。转拜护军将军,加散骑常侍。安欲更营宫室,彪之曰:“中兴初,即位东府,殊为俭陋,元明二帝亦不改制。苏峻之乱,成帝止兰台都坐,殆不蔽寒暑,是以更营修筑。方之汉魏,诚为俭狭,复不至陋,殆合丰约之中,今自可随宜增益修补而已。强寇未殄,正是休兵养士之时,何可大兴功力,劳扰百姓邪!”安曰:“宫室不壮,后世谓人无能。”彪之曰:“任天下事,当保国宁家,朝政惟允,岂以修屋宇为能邪!”安无以夺之。故终彪之之世,不改营焉。
光禄大夫仪同三司,未拜。疾笃,帝遣黄门侍郎问所苦,赐钱三十万以营医药。太元二年卒,年七十三。即以光禄为赠,谥曰简。二子:越之,抚军参军;临之,东阳太守。
参考资料
  • 1.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晋纪二十六》:(太元二年十月)壬寅,护军将军、散骑常侍王彪之卒。
  • 2.    《资治通鉴·卷一百》
  • 3.    《晋书·海西公纪》
词条标签:
古代史 历史 人物 中国历史